当前位置
欢乐生肖  > 广播电视  > 广电圈  > 正文

《我只喜欢你》“若只有甜喂不饱观众”

发布时间:2019-05-27 09:52 | 来源:新京报

字体大小:  

改编自乔一散文随笔《我不喜欢这世界,我只喜欢你》的电视剧《我只喜欢你》正在网站播出。该剧讲述了平凡女孩儿赵乔一(吴倩饰)和高冷学霸言默(原著中名为F君,张雨剑饰)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长跑,而“乔一和F君”等话题也因小说热度在开播后频繁占领热搜。该剧制片人王艳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,如今年轻人的生活太苦,需要一些“糖”来让大家感到轻松和愉悦。对于“F君”化身“冷脸学霸”,王艳解释说,“作为一个被读者美化的男神,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F君,换谁来演都有不同的评价。”

改编自乔一散文随笔《我不喜欢这世界,我只喜欢你》的电视剧《我只喜欢你》正在网站播出。该剧讲述了平凡女孩儿赵乔一(吴倩饰)和高冷学霸言默(原著中名为F君,张雨剑饰)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长跑,而“乔一和F君”等话题也因小说热度在开播后频繁占领热搜。该剧制片人王艳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,如今年轻人的生活太苦,需要一些“糖”来让大家感到轻松和愉悦。对于“F君”化身“冷脸学霸”,王艳解释说,“作为一个被读者美化的男神,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F君,换谁来演都有不同的评价。”

男女主角家庭背景颠倒?

改编需要满足戏剧合理性

《我不喜欢这世界,我只喜欢你》是甜宠小说界人气颇高的作品,作者乔一真实记录了她与老公F君从高中相识,到多年后重逢、相恋、结婚的真实故事。虽然该作品在时间线上讲述了两人从校服到婚纱的故事,但记录形式是片段化的,每一个小片段字数都很少,因此要成型为一部30多集的电视剧,编剧需要扩充大量的情节,“因为书中的人物都有原型,乔一本人不希望影响到他人的正常生活,所以在改编部分给了我们充分的空间。”王艳表示。

据悉,剧中大部分内容都是根据小说片段改编,但也有很多是根据人物反推、原创的故事。例如乔一的哥哥赵观潮和乔一的闺蜜郝五一在书中本无太多交集,但剧中却成为一对最终步入婚姻的“欢喜冤家”。王艳表示,这两个人物也是从高中就开始朝夕相处,性格又都属于外向型,如果一路走来没有碰撞出火花,在戏剧中显得不太合理,“而且赵观潮是典型的国民好哥哥,不锁一条CP线肯定不行,我们就顺理成章把他许给了国民好闺蜜。”

该剧对原著的亲情线也进行了颠覆式改编。书中乔一是单亲家庭,父亲对她和哥哥并不好。但电视剧却为乔一增加了一位善解人意的继父;反而,原本家庭幸福优渥的F君,在剧中却遭遇父母离婚且一直被隐瞒的境遇。王艳称,在改编前他们采访了大量谈着校园恋情的年轻人,虽然这部剧改编自真实故事,但男、女主角的家庭的悬殊太大,在逻辑上理应会加重女孩的自卑,“我们希望突出,爱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,所以无论是乔一的继父给她带来温暖,让她的性格没有太大偏差,抑或是男主父母虽然很早离婚,但他在成长中也渐渐理解了父母的决定,这样改动都是为了满足戏剧化和合理性。”

柔光滤镜模糊

营造治愈的暖系风格

剧中高中阶段的画面似乎都采用了暖光效果,有时遮挡住了一部分实景,有时模糊到看不清演员的表情,“这并非后期滤镜,而是现场的打光手法。”王艳解释说,为了营造比较治愈和暖系的风格,让高中时期更有回忆和年代感,拍摄时就给予了相关素材胶片的漏光感、LOMO、暖色和梦幻效果,“所以这也导致我们没有办法像大家说的一样,重新做后期,一键摘取滤镜。由于大家看的设备、版本不同,确实呈现出来的效果跟我们想要的有些偏差,我们也虚心接受大家的意见”。

男主角“面瘫”?

贴合原著“外冷内热”的描述

剧中赵乔一生活中迷迷糊糊却肯努力,性格大大咧咧。而张雨剑饰演的“F君”言默则是一名高冷学霸,沉浸在学习的世界里,不爱和别人说话,却倾尽一切对乔一好,性格外冷内热。

王艳表示,因为《我只喜欢你》改编自真实故事,所有人物都是平凡生活中的普通人,因此在选择演员时,并没有选择外貌、气质特别扎眼的顶级流量明星。其中吴倩是最先敲定的,“无论是《何以笙箫默》中的小默笙,还是其他一系列作品,她的气质和乔一都有着天然的匹配度。”而张雨剑则是王艳去探班吴倩时意外结识的。当时张雨剑正在与吴倩合作另一部剧,谈话过程中张雨剑总是冷不丁冒出一句令人意想不到的话,“虽然他长了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,但说话和行为会让人觉得这男生特别逗,具有反差萌。而且我们一致认为F君不能是一个徒有其表的大帅哥,所以张雨剑非常符合外冷内热的设定。”

但该剧播出后,学生期的言默面对任何人和事都面无表情的冰山脸,也把“F君面瘫”频频送上热搜。但在王艳看来,原著对F君的描述就是性格孤僻,有一副“反恐精英”的正气脸,张雨剑至少演出了对F君的既定认知,“作为一个被读者美化的男神角色,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F君,换谁来演都有不同的评价。”而王艳透露,每次一喊卡,恢复正常状态的张雨剑也总是笑个不停,“所以戏里他应该是一直绷着演的,这也是演员对于这个角色的理解。”

甜宠剧扎堆

生活太苦需要点儿糖

2018年,青春甜宠题材成为网络平台新宠,上线数量高达上百部,其中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》《你好,旧时光》叫好叫座,更是令越来越多影视公司看重甜宠IP这块蛋糕。2019年除《我只喜欢你》之外,《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》《爱上北斗星男友》《出线了,初恋》等作品同样获得不俗关注;而《暗恋橘生淮南》《世界欠我一个初恋》等剧也蓄势待播。

王艳坦言,如今年轻人的工作、生活压力越来越大,甜宠剧的情节简单、轻松,只要投入男女主角发糖的情节中就能感受到愉悦;且近两年观众也开始逐渐排斥浮夸的悬浮剧,偏爱真实、接地气的故事。对影视公司而言,相较古装题材,现代甜宠剧同样投资成本较小,风险相对较弱,也更容易捧出新人。胡一天、沈月、李兰迪等均是因甜宠剧一炮而红。

然而,随着甜宠题材大量扎堆,内容也逐渐套路化。对此王艳认为,同类型的剧想要突破同质化,必须在内容和形式上有所改变,“只是甜是喂不饱观众的。比如《我只喜欢你》就增加了亲情线、友情线。”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张若晨
0

相关文字新闻

相关视频新闻

欢乐生肖实时开奖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欢乐彩票 上海11选5 北京两步彩 重庆时时彩欢乐生肖 快赢彩票 欢乐彩票娱乐 金牛彩票投注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